陈琛

一个傻黄甜小写手
热爱开车,开车使我快乐
经常有碎碎念什么的
还有奇怪的巨多脑洞
尽量让我笔下的文章写的好
若有逻辑上的错误和用词不当,请指
出,我会立刻改正并十分感谢您
吃的cp巨多
谢谢你关注我啦!


【没啦】

突然脑了一堆污脑洞

可打出来又莫名羞耻…

我日!!!!!!!!

好不容易打完的曦澄蛇嫁的肉!!!!

莫名其妙的就没了!没了!!!

费了三天写的!就这么没了!!

我ewddhgsgjjrjjsdbfqhkgasnsbg

气死我也!!!!!

(双豹组)通讯器的妙用 下

不多说,直接上车

https://m.weibo.cn/5949539811/4222659589738793

手机党走评论链接

[end]

大概后面是没有了

之后专心写双豹组abo的两辆车,叫来者不善

会很慢…

敬请期待

来者不善 (双豹组abo脑洞)R17

一坑未平一坑又起 海风味信息素Erik(a)×森林气息T'chella(o) (森林气息…大概就是树木的深沉,青草的清新和溪流的冷冽;海洋的感觉大概就是海水的苦涩与寒冷,海风的清爽)
  国王陛下的信息素太有压迫感了,所以当他发情的时候王宫里就很压抑,但不影响日常工作,所以T'chella就很满意这种状态

  结果Erik来了,一个更有威慑力的,还是个a,两人刚一见面,就因为警惕和怀疑而拼命释放信息素。 长老们要晕过去了,但两人有点惊恐地发现自己因为对方的信息素躁动了!于是就不再废话了,就开始王者之战。

  后面就是走电影剧情。最后Erik被软禁在王宫里,天天总想搞个大事情,一个月后,又到了T'chella的发/情/期。本来以为能和之前一样平安度过发/情/期,但他没想到erik被动发/情了!
特别暴躁地冲向国王的寝宫。一脚踹开门和他的小国王搞了一整个发/情/期。期间特查拉还试着在清醒的时候用信息素压制一下erik的性奋,然后反被压制并被摁在落地窗上那个了。

终于情讯结束了,一群人围一块讨论之后怎么办。
特查拉:干脆让他做王后吧。
Erik:哦,能干死你的王后吗?
shuri:闭嘴吧你俩!

最后还是在一起了,因为特查拉揣了小崽子啦。

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就是想好好写写他们在情讯时的各种play~

斜靠在床头的敞怀的国王陛下性感死了!我社保!

大概一周后会写吧×

写车时听Pacific Rim
感觉他们干完这炮就要去拯救世界×

还是换个音乐吧

这是我为 @鹤蹊 老师的追凌事/后图写的小片段

她画的好好看!吹爆!

设定是两人已经结为道侣,所以金凌就没有那么傲娇啦

第一张图是防屏蔽的不用管

有比较社情的描写注意

是我本人了

百无一用:

每次收到你们的回复的时候

【双豹组】通讯器的妙用(R17)

一直被屏只好发链接

现在才想起来发……挠头

https://m.weibo.cn/5949539811/4221201779274814

根据电影里的通讯器想出来的污污污

有下的!等我!

手机党点评论链接

看得愉快~

冻死在春天室内

天哪救命啊
暖气一停要人命了
出门穿单衣,进屋换棉裤
没冷死在冬天的室外,却在春天的屋里瑟瑟发抖
每天都被床这个小妖精缠住无法脱身
坐在那写会粮
冻的像个鹌鹑
暖气啊,你是我的力量之源!
有暖气时在家裸着都没事
现在天天穿两条棉裤都嫌少
哭晕在冷冰冰的床上
怪不得暖床很重要


你们,感受到我的怨念了吗?

蛇嫁(蛇妖涣×少爷澄)上

  这篇文是 @呦呦鹿鸣 老师的曦澄脑洞的扩写
  脑洞属于老师,ooc属于我
若有错误的地方和不妥,欢迎指正。
以下正文:
 

      01
     

烈日炎炎,正是盛夏时节。
  
树上蝉鸣叫的聒噪,听得江澄出了一身薄汗。他和魏婴懒洋洋地瘫在屋檐下的阴影里,身下的青石板被弄得温热。
  
  耳边魏婴的絮叨听得他昏昏欲睡:“热死了…要不咱俩去山上避避暑吧……或者找个潭子凫水解解热?再待一会我就要烤成干了,去不去啊?”江澄也热的不行,额头鼻尖全是细汗。听了这话也心生向往,两人爬起来偷偷从后门溜出去,懒懒散散往城外的山上走去。
  
  天地像个蒸笼,又热又闷。两人慢吞吞的走着,被大太阳晒的蔫了吧唧不愿说话。一路无言,总算是上了山去。
 
   一进山里,树木繁茂,那种闷热果然降下去不少,魏婴舒服的叹了口气,精神起来。江澄拽拽衣衫,身上那种黏腻感还是挥之不去,他打算去找个潭子好好泡一泡消消暑气。魏婴深表赞同,靠在江澄身上和他一起歪歪扭扭地去找潭子。

    江澄看见前面有粼粼水光,拖着魏婴就往那快步走去。走近了才看见湖中有人,俩人连忙躲到一棵大树后,抑制不住好奇探头去看,只见湖中立一美人背对着他们,只能看见白皙的后背和模糊的侧颜,冰肌玉骨骨肉匀称,如墨发丝披在后背上,垂落在池面中,俨然水中洛神,天上神女。

   江澄看得痴了,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而魏婴已经兴奋得不行,凑在江澄耳边低声说:“记不记得牛郎织女的传说的?在仙女沐浴之时,偷偷拿走她的衣服,日后仙女定会和那人成亲。要不我们也试试?”江澄颦起细眉:“云梦何时出了如此风采的姑娘?定是别处仙子云游此地,倘若贸然打扰说不准就给人家带来麻烦。再说了,你羞不羞啊?好意思吗你?” 魏婴嘿嘿一笑:“这有什么?要不就偷偷拿一件,就一件,我且问你,你对这神仙姐姐不心动?”
   
   过了一会,魏婴哼着乱七八糟的调子和江澄往家里走去。江澄时不时看一眼他手中的白衣,总觉得不妥,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正兀自纠结,突然他想到什么,一把拽起魏婴就跑:“咱们出门没看时间,万一被阿娘发现了又得挨鞭子了!快点快点!”两人紧赶慢赶,总算是瞒过了虞夫人,又把那位神仙姐姐的白衣好好收起来,这才松了口气。
   
      02

   晚上,明月当空,江澄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觉。他一会想起那湖中仙女,一会又轻轻抚摸那件绣着精致卷云纹的白衣。心神不宁,又想:这样太失礼了…也不知给那神仙姐姐带了多少麻烦……纠结好久,终于下定决心,打算再去一次那片潭水看一看。

    他还想再见那仙子一面。

   他悄悄越过魏婴,轻手轻脚爬下床,拿了那件白衣揣进怀里,胡乱穿上外衣就往山上跑去。一路疾行,终于到了那片潭水边。喘了一会,发现好像不太对劲。

   太安静了。虫鸣声都没有,除了自己的声音以外,安静的得诡异。江澄紧张起来,拔出一柄匕首横在胸前,警惕地观察四周。他发现草地上有一小片一小片深色痕迹,又抽抽鼻子闻到一种甜腥味,瞬间毛骨悚然。他手脚冰凉,强装镇定地沿着血迹向前走去,慢慢拨开面前高草——

   一条浑身是伤的白色巨蟒正缩在这里!

   江澄脑子里一片空白,连叫声都发不出来,他哆哆嗦嗦地连退几步,警惕的盯着巨蛇。这条巨蟒身上道道抓痕,多处流血,鳞片翻起,十分狼狈。他看了一会,发觉这白色大蛇威胁不大,好像也没有攻击他的意思,便慢慢冷静下来。思忖道:云梦多神灵,看这蛇通体雪白,也没有暴戾之气,多半是吸收了天地灵气,有灵的精怪。它怎么伤得这么重?我还是帮帮它吧,一是救命,二是别得罪神灵。这么想着,他便慢慢接近这白蛇,拿出随身携带的金疮药,小心翼翼的说:“你能听懂我说话吗?我想给你治治伤,没有恶意。”那巨蟒慢慢转过头看他,墨玉般的眼瞳温和的注视的他,轻轻点了点头。江澄暗想:果然是有了神识的。靠近它巨大的身躯开始上药。

     03

  再说说这巨蟒。它是蛇族的现任宗主,名曰蓝涣,字曦臣。它修行三百年,实力强劲,加之为人(为蛇)温和清煦,深受人爱戴。最近这几天正是他的蜕皮期,他便找到这个地方安心蜕皮。蛇族每蜕一次皮,身体会更坚韧,实力也会更上一层楼。但刚蜕完皮时,会非常虚弱,缺少水分。所以一般它们都会找个自己认为安全的地方蜕皮。蓝涣今日终于蜕了皮,通体舒畅,下潭沐浴。正泡的舒服的时候,两个小朋友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。他也没有驱赶,接着闭目调养生息。然后过了一会他起身穿衣,才发现一件外衣不见了。

  蓝涣:“……?”

   刚丢了衣服,转眼又来了不速之客。一只鹰族的妖兽就过来了。它对蓝涣的内丹觊觎已久,但久久找不到机会,又畏惧蓝涣强大的妖力不敢行动。这回终于找到了机会。蓝涣与它大战一场,它还是被打的落荒而逃,但蓝涣也受了伤。正在小心调养的时候,它感觉到之前的其中一个小朋友过来了。

  他怎么来了?正当蓝宗主困惑之时,江澄白了脸后退数步。得,吓到孩子了,他内心无奈,一动不动省得在吓到这个细眉杏目的少年。接着江澄又大着胆子给他上药,这让他有点意外,十分感激。他仰头看着江澄的脸,脸颊细白,眉眼精致,好看的紧。正当他认真地盯着江澄看的时候,江澄胸口的白衣掉出一截。蓝涣看着那上面的卷云纹:“……?!”

  好吧,找到衣服的去处了。

  结果等江澄上好药后,问了他一句:“你……知道之前的神仙姐姐……嗯……去哪了吗?”
     
    蓝涣:“……”
  
   蓝涣:“……???”

    蓝涣:……!!!!?

 

【TBC】

下篇有车,在下周一或周二发

车我得好好改改,因为有个关于蛇的jiao pei得常识写错了×

下章预告:江澄娶亲,万万没想到娶回来的是!

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神仙姐姐是哥哥的事实(蓝大:我不是! 我没有!)